阿C要努力搬砖

她是造物者难辞其咎的败笔。

【水仙/嘉唯《机缘巧合》一发完】

欢迎大家观看高考零分作文【鞠躬

趁着高考还没两天赶紧写了

去年写了江苏卷,本来想写北京卷,结果发现根本无从下笔,于是又写了上海卷。

结果不仅跑题严重还爆字数。

以及,我jiao的zhw先生真的很喜欢小路警官害,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罢了,那么水仙就安排了xd

角色是zhw先生的,我只拥有ooc

不上升蒸煮,末尾夹带私货

笔力有限,我尽力以上

 

 

 

上海卷

 

世界上许多重要的转折是在意想不到时发生的,这是否意味着人对事物发展进程无能为力?

 

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思考。

 

要求:1.自拟题目 2.不少于800字

 

00.

“那倒是凑巧了……”

 

“其实还得谢谢你呢。”

 

“是我该谢谢你。”

 

01.

此时的路铭嘉拿着花,站在机场门口等着即将出来的小明星。飞机是八点四十,现在才八点门口就有一堆小姑娘拿着一些礼物和应援之类的东西在门口等着。

 

关于路铭嘉是怎么和张昊唯认识的——差不多就是机缘巧合之类的。

 

那是路铭嘉当警察的第六年,青年人坐了整整六年的的办公室,每日做的最多的就是整理文件档案和玩扫雷。那是一个再也寻常不过的下午了,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的时候路铭嘉刚结束了上一轮的迅雷游戏。

 

“您好,是小路警官吗?”探头进来的是个青年,路铭嘉抬头朝门口望去,青年穿着宽松的连帽衫还有没过膝的短裤,腿上套着半短的袜子和碎花帆布鞋。

 

路铭嘉不认识这个青年,只是看着青年乖巧的刘海,约么这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您有什么事吗?报案的话,在一楼,厕所在右手拐角处,茶水间在楼道边上……”

 

青年听到路铭嘉的话没说话反而笑了出声,然后开门走到办公桌前面坐下说道,“小路警官您好,我是张昊唯,我是邱队介绍过来的。这次找您是为了一些私事儿。”

 

后来路铭嘉总算是想起来这位青年到底是哪里眼熟了,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似乎总是能够不经意间的出现在某一部电视剧里,路铭嘉偶尔下班无事陪着母亲看看八点档,那些很多家庭剧中的不知道的男几号,和眼前这位青年的五官重合。

 

02.

意外的,路铭嘉和张昊唯聊的还挺投缘。听说这位小演员下一个面试的角色是个警察,所以才找了朋友摸到了警局来深入了解这个行业。

 

张昊唯离开后的没多久,路铭嘉就开始出外勤了。后来在某次处理女团案子的时候,路铭嘉突然来了兴致,他看着眼前穿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然后笑了一下问道,

 

“那个……冒昧问一句,你认识张昊唯吗?就是那个……演XX的演员。”

 

“张昊唯?没听说过,况且他是演员我是歌手,业务没什么关系的。”小明星一边给路铭嘉签唱片一边又说到,

 

“不过如果你喜欢他的话,我可以帮你找我业内朋友问问,十八线小演员,签名合照吃饭都可以的。”

 

“啊……不用了。”路铭嘉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小……演员吗?”

 

03.

路铭嘉有一次见张昊唯的时候,已经是一年后了,那个时候张昊唯的新剧刚上映,那个是个关于枪击案的网剧,路铭嘉自从跟着秦驰以后就很少有时间可以干些闲事,但他却硬是每天都挤出些时间看上一点儿,最后愣是追完了整部剧。

 

“还挺像那么回事的。”路铭嘉一边看着屏幕里穿着警服的青年一边吃着面,如是想到。

 

04.

在那之后,路铭嘉再没见过张昊唯。他只是记得,青年演员和他一起坐在那个闷热的办公室里,头顶的风扇呼呼的转着,小演员坐在边上喋喋不休的讲着那些他听不太懂的专业术语。

 

直到某天,路铭嘉出外勤对着周围的酒吧例行检查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青年边上还坐着别人,桌子上好像还放着合同之类的东西。路铭嘉不认识那个人,也许也是演员吧,谁知道呢。

 

后来,路铭嘉在洗手间碰到了喝到吐的张昊唯。路铭嘉看着张昊唯在边上吐的昏天黑地,没忍住走过去扶了人一把,张昊唯似乎是喝醉了,他看着面前的路铭嘉,眼神迷离。

 

“你说……他是真傻还是假傻,怎么就看不出来,那就是就是捆cp蹭热度啊!”

 

——fin——

【茜飞万里/伪rps《醒》一发完】

乘风破浪的姐姐

万茜X许飞

伪rps带大名预警

很早之前写的一篇/

无脑产物,本来奔着万老板去的2333

ooc致歉/不上升蒸煮

笔力有限,我尽力了

以上

 

 

00.

“美的东西,都是玄学。”

喜欢也是,她这样想。

 

01.

许飞打开自己的名单卡的时候没多意外,毕竟她自己也说过“不女也不团”这样的混话。

 

她离开的时候蹦蹦跳跳,甚至连落下的几滴眼泪也真真假假,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群叽叽喳喳的美丽姑娘们。解脱的快乐比离开悲伤要来的更汹涌,许飞这样想。

 

许飞不爱说话,也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比起和那群漂亮的姑娘们闲聊养生美容的方法,她更喜欢拍照,拍很多东西,也许是防止忘记,也许是害怕失去。

 

于是当她坐在车里流完真真假假的眼泪以后,她开始百无聊赖的翻看手机里照片,那些一个个鲜活靓丽的影子被她用自己的方式留在了手机里,藏在了心里。

 

当她翻到万茜的照片的时候,手指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目光在照片上多停留了几秒,又不着痕迹的翻到下一张。

 

“没有人会不喜欢美的东西。”许飞这样想。

 

02.

就像许飞说的,“她是个在胚芽里就开了光的姑娘。”

 

她从来不吝啬自己对于美的夸赞与追求和热爱,像是音乐。

 

第一次见万茜的时候还是在化妆间里,三十个姐姐们都刚到,各个在一起扎堆认亲交朋友。万茜是被包围的那一个,似乎所有人进来的第一目标就是寻找万茜。

 

“啊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前两天还在看你的剧,和我妈一起。”

 

“我们的真的很多年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好看!”

 

她就那样在一群女孩子里面站着,微笑点头回应着来自于别人的喜爱,像是与生俱来的那样。许飞坐在化妆台前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机,想让别的东西分散一下自己对于那个姑娘的热切关注的目光,她觉得,这和她想的不太一样。她很少会对于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有这样的反应——

 

“也许她会魔法。”许飞看着眼前的镜子里的自己,如是想到。

 

03.

节目组给姐姐们留的互相认识的时间并没有多少,姐姐们才来了一会儿,连住处都没有收拾就要开始化妆表演。

 

说不出缘由,许飞其实还有点儿很期待后面的表演。尤其是万茜的。化好妆换好礼服的姐姐们一个个都漂亮的不像话,但许飞就是能一下子就在人群中看到万茜。

 

女人穿着很干练的衣服,西装领带短裤,简单又干净。

 

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吸引别人目光,像是触发某种不可言喻的化学反应。

 

当许飞知道万茜要唱自己的歌的时候还有些担心,

 

“她唱的是我的歌。”许飞坐在后台,把下巴撑在手上,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就算是我也很难就在只有一把吉他的时候唱这首歌。”所以,就还是挺担心她的。

 

令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避免,当万茜停下手里的吉他要求重新开始的时候,许飞长舒了一口气,是这样的,就应该是这样的。

 

“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

 

04.

万茜下台的时候心里还在打鼓,她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顺利完成自己的初舞台。何况还是在原唱就在的情况下。

 

说起来选歌的原因,万茜坐在台下看许飞表演的时候,时间好像又倒回了零六年的那个夏天,那时的万茜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无聊的时候也会在下戏以后看看选秀节目。

 

她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的许飞。

 

女孩子低着头弹着吉他,留着超女标配的发型,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青涩与不羁,不像个女孩子,可是那股子少年气啊——怎么就那么吸引人呢。

 

后来,万茜每期都追超女,像个看孩子长大的妈粉,哭着看到许飞进了一轮又一轮,一直熬到决赛,最终得到了第六的成绩,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她值得,她真的值得。

 

之后随着工作越来繁忙,她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小孩子,只是选秀节目每年都在更新,偶尔她也会在手机或者电视里看到那些个参加选秀节目的女孩子们,那些个为了自己歌唱梦想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都光鲜亮丽的引人瞩目,可就是少了些什么。万茜想不明白。

 

于是,多年以后一天,当万茜又一次在舞台上看到许飞唱歌的时候,心里的那个疑问似乎解开了,她啊——就是那样吸引人啊!

 

05.

许飞的离开像是意外又在情理之中,万茜还没从自己的队员离开的悲伤中缓过来,又很快知道了别的姐姐们离开的消息。

 

这个时候万茜才真正体会到了,选秀节目真的很残酷。她似乎真的理解到了,零六年那个夏天,许飞是不是也是这样送走了自己一个又一个一起追梦的伙伴,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强装镇定的送走她们然后自己又一个人躲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哭泣。

 

万茜还是觉得难过与遗憾,直到在某个深夜看到了许飞的小作文,少年的文字就像是她的人一样,倔强里透着丝丝的柔软,一字一句都写在人的心坎上。这个时候,万茜似乎明白了,她一直都是那个她,这么多年,从未改变。

 

而后,万茜在下面评论到,

 

“ 还想和你一起唱歌呢,合唱的那种。”

 

06.

后来,在某年的某一天,在一个不知名的的沿海小镇上,许飞和她的伙伴们照常完成一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演唱,咸湿的海风从大西洋吹来,带着某个不知名的洋流里特有的热气,打在人身上,吹乱了她的短发。

 

吉他的最后一个音节也结束消失不见,当许飞决定鞠躬和台下稀稀疏疏的观众们告别的时候,一个熟悉都没声音响起来,

 

“再来一首吧,《敬你》可以吗?”

 

许飞闻声抬头往台下望去,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她笑了笑,然后又抱好吉他朝台下的人说道,

 

“好啊,但是如果可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fin——

 

心里很苦的人,只要有一丝甜就能填满。


万物皆有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没有在爱中长大,却长成了值得被爱的人。

Q:题主主角控,谈谈那些年惊艳你的主角吧

杰克船长和胡八一还有doctor


博士真的每一任都很喜欢,但是我还是最爱小十一



Q:有什么“当年的糖有多甜,现在的刀就有多冷”的cp吗?

我cp一年多没同框了叭

【反正我觉得都是自己人作的,和两个小朋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都说狗他泰能躺着吃好几年糖,我cp还没快乐几个月呢,就准备拆cp了🌚

【垚生/《当你望向我时所以星光都穿透我的心脏》】

我终于来了,写一篇交党费然后开始快乐白嫖。

不好看预警,文不对题,错别字预警,私设如山。

ooc致歉,爱与美好是三土和四爷的。

笔力有限,我尽力了。

以上。

 

 

00.

乔楚生没想到路垚是个Alpha。

 

01.

路垚这个人吧,长得白白净净的,五官精致的像个女孩子,性子不能说柔弱,就是有些矫情胆小,是那种碰到个老鼠都要大叫两声的主儿,他似乎除了那比自己高出一点点儿的个子,哪里像个Alpha。

 

反倒是乔楚生,虽然对外一水的宣称是Alpha,可底下人谁不清楚,他们的乔探长,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乔四爷,其实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开始的时候,底下也有一些不长进的Alpha想看乔楚生的笑话,乔楚生上班第一天就有一些警员站在二楼朝门口喊荤话吹口哨,乔探长看着那些人也不言语,默默地走上去二话不说就一拳头轮了上去,从那以后,警局再没有一个人敢说闲话。乔探长好像除了自己那比路壵矮的那么一点儿个子,哪里像个Omega呀!

 

乔楚生刚进门的时候路壵就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麦香味儿,带着九月里灿烂的阳光,还有秋日午后的阵阵晚风,掀起阵阵金色的麦浪。

 

“有案子了——”乔楚生推开门,逆着光站在门口看着还在在屋子里打闹的路壵和白幼宁,尘埃被晨起的阳光照的发亮,在空气中缓缓浮动,落在来人肩上,睫毛上。

 

路壵愣了愣然后起身点了点头,没说话而是朝乔楚生伸出了手,乔楚生白了眼面前的高个青年然后也伸出手使劲儿的拍了下青年的手,

 

“价钱好说,先破案。”

 

02.

这次的凶手是个高智商狂欢型杀人狂,留给路壵他们的时间只有四十八小时,不过案子比想象中进行的顺利,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的对决往往没什么血腥暴力。所以当乔楚生派人去逮捕凶手的时候,凶手很配合的带上了手铐。

 

“有的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乔楚生审完犯人,录好口供之后,看着站在门口的路壵如是说道。

 

“你觉得他很聪明?”

 

“他脑子挺够用的。”

 

“那我脑子也够用,不仅够用还能多出来,怎么没见你夸我一句聪明!”路壵撇了撇嘴。

 

“是是是,您也聪明——”乔楚生嫌弃的瞥了眼路壵,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钱递给路壵,“赶紧滚蛋!”

 

路壵是个正儿八经的少爷,读过很多书,脑子很够用。就是太金贵,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有点少爷脾气,爱和家里闹别扭,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乔楚生觉得路壵和白幼宁像的很。

 

他是把他,当小孩子看来着。

 

乔楚生不喜欢小孩子,小孩子又吵又闹,讨厌的要死,可他对付小孩子也确实有一套,糖要给,巴掌也绝对不能少。

 

路壵走过去伸出手接过乔楚生手上的钱,青年人突然的靠近把乔楚生吓了一跳,淡淡的奶香味在他鼻尖萦绕,

 

“信息素——甜的吗?”

 

他,哪里像个Alpha啊,乔楚生看着眼前人白净好看的面庞,如实想到。

 

03.

乔楚生其实空闲的时间其实很少,之前在帮里的时候他要处理帮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打很多大大小小的架,还得赶着点去学校接白幼宁回家。后来白幼宁毕了业当了记者,不再需要乔楚生踩点接她回家,只是当上探长以后又是一个又一个的案子,好像比之前的日子还要忙上很多。

 

所以偶尔忙里偷闲的时间对于乔楚生来讲,就变得尤为珍贵了。

 

乔楚生没什么兴趣爱好,因为平常工作真的很累,所以他的闲暇假期大多时候是缩在家里沙发上睡觉,偶尔也会去去百乐门找女人喝喝酒,或者是在午夜还灯火通明的大上海的街道上骑摩托。

 

路壵不会骑摩托车,也对这种机械并无多大兴趣。但是他看得出来,乔探长真的很宝贝他的摩托车。路壵已经在百乐门门口站了快一个多小时了,没别的目的,就纯粹是路过。只是当他看到乔楚生大喇喇的停了车就进了这舞厅的门,心里又开始膈应了,他看着从这边路过的看车小马仔,又不说话了。他对自己前些日子骑摩托撞上路边的消防栓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于是当乔楚生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路壵裹着大衣站在自己摩托边上的场景,许是因为太冷了,那个一米八多的人愣是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看起来又傻又可怜。

 

“怎么在这儿啊!”乔楚生推开怀里的女人然后走到了路壵边上笑着问道。

 

“当然是等你啊——”路壵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整了整衣服,然后站直了身子看向面前的青年。

 

“我记得……我结过账了吧。”乔楚生戏谑的说道。

 

“好歹也是朋友一场吧,老谈钱多伤感情!”路壵撇了撇嘴,然后又说道,“我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出来玩儿或者吃个饭吗?”

 

“大晚上不回家找我吃饭,怎么呢,赵小姐又在家啊——”

 

“喂,我都这么可怜了,你就你别寒碜我了啊!”

 

“好啦,上车。”乔楚生走上前去推开摩托然后夸腿坐了上去,然后示意路壵坐到车后面。

 

“去那啊?”

 

“回家。”

 

夜里的上海滩依然灯红酒绿,阵阵的风把人的头皮扯的生疼,顺着脖子直往人领口里灌。路壵坐在摩托后面死死地抱着乔楚生的腰不放,好像下一秒就会被惯性甩出去一样。

 

“路三土你声音小点儿——耳朵要被你震聋了!”

 

只是恍惚中,路壵似乎又闻到了那股子若有若无的麦香味儿,近在咫尺似的。他抱着乔楚生的腰,缓缓的在风中睁开了眼睛,Omega最脆弱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那麦色的皮肤上不是凸起的腺体,而是一道疤,一道浅浅的疤。

 

04.

“那个疤啊——”乔楚生把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挂在了衣架上,又把整个人都扔到了沙发上,然后指了指厨房的位置示意路壵快去,“Omega在江湖上不方便办事,就把腺体摘了。”

 

“你把腺体摘了!”路壵的声音分贝一下子就提高了一大截,“你疯了!你把腺体摘了是闻不到信息素了别的Alpha是不会对你造成影响了,可是你想过没有,万一那个Alpha知道你是Omega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强行标记你让你生孩子你怎么办!难道江湖地位比你自己的安危还重要吗?”

 

“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别人知道我是Omega的时候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有能力保护我自己了。”

 

路壵看着面前说的风轻云淡的人突然就没由来的心疼,他似乎是忘记了面前这个人到底到底有多厉害了,他可是乔四爷啊。

 

可是担心一个人的时候,谁又会记得他传说中的样子呢。

 

空气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出阵阵的奶香味儿,乔楚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奶香味震得一个机灵,这好像是——信息素。

 

路壵的身子烫的厉害,Alpha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让一向镇定乔探长慌了手脚。他想给手下人打个电话让人来把路壵送到医院去,可他看着边上的人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往日里臭屁的Alpha现在正乖巧的躺在沙发上,原本白净好看的脸变得潮红,乔楚生不知怎么的没有来的也跟着红了脸。

 

以至于当他打电话把自己的朋友叫过来的时候,脸上虽然已经看不出来什么,可是耳朵上却冒着可疑的红。

 

“就是,普通发情,但是不排除被Omega信息素引导的可能。抑制剂打了,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小医生给路壵打了信息素后收拾好自己的药箱如是说道。

 

“哦,谢谢了啊!”乔楚生关了房门让路壵睡觉,小医生背着药箱从房门口闪了出来,然后一脸戏谑的看着乔楚生问道,

 

“小男朋友啊——”

 

“去你的吧,奶呼呼甜腻腻的,谁会喜欢这样的小屁孩啊!”乔楚生说道。

 

“得了吧——”正当小医生决定好好调侃调侃乔楚生的时候,似乎发现了哪里不对,又说道,

 

“你闻到了?”

 

“闻到什么?”

 

“信息素啊!路壵的信息素啊!奶香味儿的!”

 

05.

乔楚生从十八岁分化摘除腺体到现在十年了,这十年里,他不发情,也闻不到信息素,不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直到今天,他人生第一次闻到了信息素的味道,一个Alpha的信息素,路壵的信息素。

 

“绝对吸引啊乔四!”

 

乔楚生站在阳台抽着烟,刚刚小医生的话还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绝对吸引,他和路壵是……绝对吸引吗?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路壵?得了吧!

 

可是,乔楚生是闻到了,确确实实闻到了,奶香味的,甜滋滋的。

 

第二日路壵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的厉害,他艰难的直起身子,然后打量了下四周,发现不是在自己家里,他扶着重重的头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好像,上了乔楚生的摩托车,然后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麦香味,后来他跟着乔楚生回了家……回了家……回了家……然后呢?

 

他不记得了。

 

身上的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自己身上,他下床走出房间,入眼的就是乔楚生坐在餐桌上吃早饭的情景。

 

“乔探长今天不上班啊!”

 

“这周双休。”乔楚生听到人醒了,也不抬头看,而是继续说道,

 

“醒了就洗脸吃饭,吃完赶紧滚蛋。”

 

06.

自从上次从乔楚生家离开,路壵已经很久没看到乔楚生了,他有点儿感觉,乔楚生在躲着他。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躲着他呢?没理由啊——

 

路壵趴在餐桌上有些萎靡不振,白幼宁不知道路壵怎么突然就成了这个样子,用汤匙敲了敲放在路壵边上的碗,

 

“怎么了嘛,没精打采的。”

 

“怎么还没案子啊!我下个月房租还没着落呢!”路壵忿忿的说道。

 

“别人都是盼着天下太太平平的不要有案子发生,你到好,天天希望死人。”

 

“那我能怎么办,不然你养我啊!”路壵冷哼一声,又趴到了桌子上。

 

有的时候呢,人越是盼着什么,就越是没有什么。上海安安稳稳的度过了两个多月,一桩命案也没有发生。

 

路壵两个多月没看见乔楚生了。路少爷没有钱了,路少爷觉得这样不行。

 

可是当路少爷大喇喇的去了巡捕房,却被告知乔探长请了病假,已经好几天都没来上班了。

 

他病了——那个无所不能的乔探长乔四爷乔楚生,居然病了。

 

07.

路壵是骑着自行车去的乔楚生家里的。说实话,自从路壵毕了业从康桥出来回国以后,他就再也没有骑过自行车了。

 

乔楚生家的大门锁着,路壵把车子停在门口锁好,他看了眼门和边上栅栏的高度,开始盘算起自己翻墙进去的可能。

 

少年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他一个人站在自行车的边上试图等待房里的人出来给他开门。

 

少年在门口站了快一天了,连个人影子也没有。后来,他等来了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那人是个beta。

 

“啧……来找乔四啊!跟我进来吧。”少年背着药箱,然后从兜里拿出钥匙开门。

 

“你是……”路壵跟着小医生进了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了出声。

 

“啊……朋友嘛,他之前救过我一命,我呢,算他半个私人医生。”小医生进了房后径直走上了二楼然后去了乔楚生的房间。路壵刚进门就闻到那股子熟悉的麦香味儿了,他跟在小医生身后,一路走上去,越往上走麦香味儿越浓。

 

乔楚生还睡着,人看上去憔悴了不少。

 

“楚生哥怎么了啊,突然请假。”路壵走进房间里,看到小医生把药箱放下打开,然后熟练的拿出注射器给乔楚生注射。

 

“还能怎么啊,生理问题呗。”针管里的液体在慢慢变少,乔楚生还是没有要醒的意思,只是皱了皱眉,又继续睡下去。

 

“可是……他不是腺体都没了吗,而且他这样睡真的没有问题吗?”路壵担心的问道。

 

“腺体啊……可是前些日子,乔四突然告诉我他能闻到信息素了,Alpha的哦。我想,应该是绝对吸引吧。所以信息素刺激就发情了呗。”小医生拿下注射器然后顺手把抑制剂的容器和针管一齐扔到了垃圾桶里,他收拾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啊——绝对吸引?”路壵愣住了,但是很快又反应了过来了,他赶忙叫住小医生,然后问道,

 

“那个Alpha——”

 

“哦,乔四没告诉我那人是谁,不过说起来有趣,听他说是个奶香味儿的Alpha呢。”说完小医生狡黠一笑,然后把乔楚生的家门钥匙放到了桌子上,就背着药箱离开了。

 

08.

奶香味的……Alpha!那不就是自己吗!

 

路壵偶尔也会嫌弃自己,觉得自己的信息素一点儿也不Alpha,可是现在,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开心。

 

路壵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心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路壵看着床上睡得还熟的Omega,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少年心动来的突然,却好像也不算意外。第一次见面时的璀璨星光尽收眼底,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那人的条件,嘴上说是因为生活窘迫,只是每当他望向那个人的时候,也能小心翼翼的说上一句,是人间理想。

 

叫醒乔楚生的是第二日一早偷偷溜进屋子里的阳光,把整个人都照的暖烘烘的。乔楚生他睡得太久了,浑身都没什么力气。但他闻到了,空气里熟悉的奶香味儿,似乎,还夹杂着些别的味道。

 

“你醒啦!给你做了早餐!”路壵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餐桌上。

 

“我睡了多久?”乔楚生下了楼,然后坐到餐桌边上。

 

“两天,或者一天半。”路壵也在乔楚生边上坐着。早餐是牛奶燕麦,还有三明治和煎蛋。

 

“那个Alpha——是你吧。”乔楚生搅着碗里的燕麦,突然开口问道。

 

09.

空气突然凝固了,路壵没想到乔楚生会问的这么直白。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脸却蹭的红了。

 

“绝对吸引啊哥——”半晌路壵才说出这样一句。

 

“嗯,我知道。”乔楚生依旧没有抬头,只是戳着碗里的燕麦。

 

“楚生哥,你知道吗,之前有一项研究表明,一个人一生中会心动六次。但实际上所有的心动都是在绝对吸引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在全世界这好几十亿人里,只有六个人有可能会和你共度余生,不过就是要看你先遇到谁。”

 

乔楚生低着头,不说话。

 

10.

“喂,乔四!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都不心动的吗?”

 

“有……那么一点点儿吧。”乔楚生拿着勺子舀了勺燕麦塞进嘴里,然后抬头说道。

 

11.

“喂,你什么时候修年假啊,到时候我们出国玩儿吧,顺便把婚礼也办了。到时候,我带你去我学校看看,我们可以骑自行车,从康桥一直骑到学校后面的天鹅湖……”

 

乔楚生看着眼前说的兴奋的少年,不忍心打断他。说实话,他其实对于少年的爱好并不能尽数理解,他们本身就是两个太不一样的人。可是他看着少年这样又止不住的高兴,他爱的人正在努力的和他分享他的生活,从过往他未曾参与的,到未来会参与的,少年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为什么一定要骑自行车啊?摩托车不可以吗?”乔楚生笑着问道。

 

“可别——算我求你——哥……”


乔楚生笑了,突然间他也觉得,生活可可爱爱,充满期待。

——————fin——————

私设:Omega摘除腺体后不能临时标记,只能靠体内成结标记。身上不会有信息的味道,也闻不到别人的信息素,没有发情期,类似于beta。但是遇到绝对吸引的人会有假性发情期=发热。会闻到Alpha的信息素。

 

绝对吸引,就是o与a匹配值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我狗了这么长时间


突然发现1011是个年下!

最近看选秀综艺上头

想看dw练习生梗惹!

二位参加个什么乘风破浪的哥哥balabala

目测就都是vocal吧,也许日常为跳舞操心受累

差不多就是

zhw:“我能不能拿我的鞋抵违约金啊……”

ldd:“我就不该为了xx来参加这个节目”